李斌在出行行业共投资了30多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和产品-坊子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强身资讯首页>>汽车新闻>>正文

投资股东-李斌在出行行业共投资了30多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和产品

台风海贝思致92死

只是儘管不懼美團對地位的挑戰,但程維心裏也是很苦美團的攪局。2018年滴滴持續巨虧,一年虧掉109億元,尤其在司機補貼上投入了113億元。而原本滴滴計劃從2018年開始盈利的,凈利潤接近10億美元,公司整體實現「微賺錢」。

8月20日,有消息稱,蔚來考慮將自動駕駛業務部門與滴滴分拆出的自動駕駛公司合併,說李斌已就此方案與滴滴進行了多輪談判。滴滴在8月初才宣布,把旗下自動駕駛部門升級為獨立公司,滴滴出行的CTO張博兼任自動駕駛新公司CEO。而傳聞露出沒多久,滴滴方面便回應,並無相關合併計劃,將持續與汽車產業開展深入合作。隨後蔚來也發微博聲明:未拆分、未計劃。

那是滴滴最苦的時候,也是滴滴形成打法的時候。這套武功亂拳揍死了其他同期30多家互聯網公司,包括國際又洋氣的Uber。

同屬一個飯圈,李斌和程維反而沒有合作。最近他們的名字一道出現,也是在一個澄清與女無瓜的新聞里——

那是2008年,金融危機作大背景,之家儘管做到了行業第一,卻面臨現金流斷裂的窘境。貧窮是萬惡之源,之家元老級合伙人邵震和一些小股東提議要罷免李想,認為他作為第一負責人卻融不到資,是公司陷困的主因。在當年關鍵的董事會上,還是薛蠻子拍案大罵:「你們這是在謀反!」——把這場逼宮給罵懵了。

根據著名互聯網八卦號左林右狸的記載,李想是覺得,李斌提議的換股合併大法,沒法帶來太多現金;更重要的是,兩家網站其實底層的價值觀和運作方式完全不同,合併是很困難的——易車是購買流量然後變現,而之家是創造內容吸引流量再去變現。同為汽車媒體老師,我們可以大胆地猜一猜言下之意,大概是我們這種原創號,和刷數據的營銷號,能相提並論么?(挑事兒挨打的專用括號)

人是會變的,男人尤甚。大概一年前吧,李想還在說,「我對融資沒有興趣。」

李斌在騰訊汽車的《CEO來了》欄目上透露,雖說前後兩個星期確定了投資,但搞定Pony就用了一個小時一頓飯。當被問到是如何搞定投資人時,他說,「我從來不去主動找投資人的,很多投資人都是來找我們的。」可見,朋友們,見字如面的理解就圖樣圖森破了。後來,騰訊還投了蔚來的C輪和D輪。

程維坐不住了,親自跑到上海指揮防守反擊,對燒補貼。畢竟這個行業真正的壁壘實在補貼這種虛胖虛脂燒完后才會出現的。在美團宣布停補后,司機與乘客的日活數據暴跌,司機跌超50%,乘客跌超40%。到今年4月,美團已經改變策略,在上海和南京上線「聚合模式」平台,也就是你在美團上也能打到首汽、神州等等其他平台的車。雖然平台上並沒有聚合滴滴,但外界認為,此舉是興少放棄了跟維少「正面剛」。

在李想看來,「外面的錢」是沒必要的。車和家是一個用錢效率很高的企業,這是自之家以來的優良傳統。「汽車之家第一次融資是IPO,之後再也沒有融過資,上市的時候已經有十幾個億利潤。車和家也會繼續這個優勢。」

雖然看上去很喧囂,實際卻什麼都沒有發生呢。

從摩拜退出后,李斌就失去了共享單車的版圖。但並不影響他「出行教父」的稱號。從2014年開始,李斌在出行行業共投資了30多家互聯網汽車服務公司和產品,涉及車媒、電商、製造、後市場、移動出行服務和汽車周邊服務等等等。

这算三失想少吧。

我們更知道的關聯,是那款SEV。由於我國低速電動車的法規問題,車和家不得不在歷時兩年研發后,放棄掉——但其實這個項目沒有完全死透。李想的另一位老熟人余恩源和他的新石器,把SEV平台盤活來造L4級的無人物流車。

怒啐亂黨之後,薛蠻子給李想找來了「外面的錢」——澳洲電訊,後者以7600萬美元拿下之家55%的股份。對於澳電控股,李想本來是猶豫的,但形勢所迫、訴求諸多,還是答應了。這成為一個結束的開端。

李斌曾說,Pony是自己非常欽佩的企業家;而有了Pony在背景板里,李斌的一些決定也就有了解釋。比如後來摩拜被美團收購,王興也是Pony的門徒。有不少傳聞指出,當時王興是越過胡瑋煒直接找的李斌,博弈了半年談下來的。收購完成後,媒體全天候科技採訪李斌時,李斌只是評價說,王興的執行力非常強,「想事想得特別仔細」,不過「不那麼熟」,而拒絕過多評價。

這個觀點,在Pony飯圈裡的另一枚重要人物程維看來,一定不是這樣的。

在我們這些外圍看來,則是因為李想在「外面的錢」上,吃過一記猛虧。

程維當場反撲,你就不能多鼓勵創業者,知不知道現在創業有多難?但王興還是以大佬姿態教訓了他一頓,並給出了修改意見。程維乖巧地做了調整。

據《中國企業家》報道,2014年滴滴發起補貼大戰,兩周內訂單量上漲50倍,自己的40台服務器根本撐不住。程維連夜電話Pony,後者在騰訊調了一支精銳技術部隊一夜備了1000台服務器給到滴滴,大家一起爆肝七天七夜重寫服務端架構。

鹿鳴財經在去年出過一篇很有意思的稿子,標題是《在李斌與程維,馬化騰身邊「爭寵」的男人》,把不算有關係的維斌二少擺在對立面上。擺的姿勢其實很高級,是「出行帝國」這種大盤子級別的暗杠。

「這鍋我們真不背。」斌少2014年國慶,李斌問李想他要不要一起造車。李想拒絕了。但還是慷慨地拿出了1500萬美元,成為蔚來的原始股東。這讓他日後領取了一枚EP9,一枚ES8,以及現在一堆連帶的鍋。

一年後,李斌生命里的關鍵男子出現了。2014年,國家廢止了汽車專賣制度,李斌大力擁抱汽車電商,打算給易車引進一個大電商平台作股東爸爸,最後選了京東。那名關鍵先生不是大強子,而是Pony馬化騰。京東錢少,於是又拖了騰訊,一起投資易車近30%。

在出行創業圈,如果你想要同一個東西,大概就是情深不壽呢。

被問到為啥要做打車,王興只是說,想試一試。但試起來挺要命的。畢竟他也曾說,如果美團和滴滴打起來,這不是一場戰役,這是「戰爭」。於是有了程維的著名回應,「爾要戰,便戰!」

本該是毫無後顧之憂、蒙眼奔向交付的,李想卻很苦惱,也是一位老熟人帶來的。他發現最近有個不好的現象正愈演愈烈,「蔚來汽車有任何負面新聞都有人往我們身上甩。」

戰爭的高潮發生在2018年4月,美團打車開城上海,不少朋友應該還記得,有幾天是能用一兩塊錢的極低跳樓價打車的。雖然管理部門趕緊叫停了這種不合價值規律的競爭行為,但美團還是通過巨巨巨額的補貼,用三天拿下了滴滴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

實際上,兩人是很像的。就連一飯拉錢的神技都很像。據說,2013年馬化騰來回北京時請程維吃飯,飯後滴滴就獲得了來自騰訊的1500萬美元投資。而更相似的,就是在於布局盤子。話說,這和Pony也很像。傳聞他早期的QQ簽名,就是「正在布局」,雖然其實說的是布局四國軍棋遊戲;後來這個簽名才變成「weixin」的……

轉折就在2017年2月,美團打車上線吧。當天兩人還在一塊吃飯,王興隻字未提,程維還是飯後從新聞上知道了這個消息,他一邊非常震驚,一邊毫不猶豫地下令讓滴滴馬上停掉和美團的合作接口,並且很快就推出了滴滴外賣業務。他說,「如果別人都要打上門來了,你還要假惺惺跟他合作,就沒必要了。」

但每次提到這個稱號,李斌是拒絕的,他寧可說自己是創業狗。「不要關聯來關聯去,搞得太複雜。我覺得永遠不要高估協同的作用,低估協同的成本,有的時候協同它是有成本的。就像電池的內阻一樣,也不要高估協同的作用,還是簡單一點去看一件事情。」

男人會變的,未必都是壞事。如今在車和家項目上,李想死死把住大股東的份額和權力。本輪他自己又投了近1億美元;而此前他個人投資額已經超過1億美元。除了信自己,他還信熟人——領投他們B輪的經緯中國就發現,車和家的資本構成十分偏科,李想幾乎不拿一線基金的錢,而多是通過熟人關係找錢。李想坦言,B輪時才第一次感覺到了基金之間的差別。

維少是的,四少中又一位Pony飯圈男孩。飯他的場景各有千秋,飯他的理由總是相同。

四少之間的恩與仇,豈一個錢字了得。

狹義上說,程維才是「出行教父」,甚至可以說是「出行教皇」。

其實李斌第一次見李想的時候,便想拉他合夥。就是在那個特別倒霉的2008年,易車創立8年,之家創立3年,都是身在京城的汽車媒體老師,生生第一次見,一見就是談合體。主意是李斌提的,李想又拒絕了。

但李斌心裏一定是有些鬱悶的。尤其今年初,「摩拜單車」改名「美團單車」,李斌說,「不認為是個好想法,但既然賣給人家了,那是人家的權力。」都是人家的東西了嘛。

樊錚是汽車之家的聯合創始人,車和家的前幾次融資,他是金額最多的個人,甚至要超過一些機構。

熟人有熟人的好,大家知根知底、互相理解,尤其是汽車這種長周期低回報的產業,需要不着急套現退出的真愛基友。至此輪,理想汽車已經累計融資額達到15.75億美元(約合軟妹幣111億元),估值達到29億美元(約合軟妹幣200億元)。

程維倒是說過,「滴滴不會自己造車」;但在去年聯合了31家整車、零配件企業成立了「洪流聯盟」,來一起建設汽車運營商平台。這些企業顯然會承擔滴滴不涉足的汽車製造部分。然而,名單中竟然沒有蔚來,那一天李斌就在台下坐着。

2018年,美團發佈了一個無人配送開放平台。你可以從名稱中望文生義,項目已經在北京朝陽大悅城、深圳聯想大廈、上海松江大學城等區展開試運營。無人小車產品符合美團標準的自動駕駛公司都可以加入,新石器也是其中之一。雖然倒了一道手,那也算是李想和王興實現了上下游會師啊。

在隨後的幾年裡,澳電多次增持,管理層手中的股權則被不斷稀釋,隨之縮小的還有他們的話語權。2016年,澳電要將之家賣給平安,管理層誓死不從,兩次提出私有化都被拒了。兩個月內,大資本玩家們迅速完成了交割,平安以16億美元購入之家47%的股份,正式成為其最大股東。而在博弈過程中和大股東撕破臉皮的管理層,則被更迅速地洗牌走了。

差不多過了一年,滴滴又和一家新造車企業達成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共同出資成立合資公司,組團為共享出行場景定製生產智能電動車。這麼明確的標籤,然而握手的仍舊不是蔚來——是李想的車和家。

這場當年轟動一時的股權⼤戰發生時,和李想已經沒有太大關係了,2015年6月他已經離開了之家,並正式移情別戀,開始「110%投入在第三次創業上」。就在他卸任的第二天,7月1日,車和家成立了。但從大戰結束后他發的那篇《我眼中的汽車之家股權之爭》,人們還能看出一些無奈和一些遺憾的。

多年以後,程維坦誠,王興的評價是客觀的,但當時多少傷自尊了。不過自尊嘛,都是成功以後才有資格談的東西,誰還沒點微時的小委屈呢。不說別人,當年王興創業找周鴻禕融資時,據說後者只是推門看了興少一眼,就拒絕投資。因為他斷定興少是個沒有本事且非常自大的「海龜」大學生。

那必須得是很多的錢。想少前陣子,李想的理想汽車完成了5.3億美元(約合軟妹幣37億元)的C輪融資,帶投大哥是美團的王興,他個人承包了近3億美元,位元組跳動投了3000萬美元,後面還跟着經緯創投、明勢資本、藍馳創投等等老股東。

到了2013年,李斌又想合體。易車已經不是原來的易車了,他們從新浪汽車挖來了邵京寧,改版不到一年流量漲了5倍;但之家也不是原來的之家,他們在經銷商業務上增長迅猛,讓李斌壓力山大。他用力地給之家開價20億美元,要知道當時易車的市值才十幾億美元,這次是之家的CEO秦致拒絕的。那年,之家就上市了。

那時,車和家累計融資不過50億元,頭部的蔚來融了近200億元,很多人擔心車和家的造車經費不夠用。李想說,「基本上我和樊錚幾個人就能把車做到大規模交付,把車造出來,賣車的錢就已經夠了。」

興少2012年,程維才開始要創業滴滴的時候,王興已經發了。再前一年正是著名團購圈千團大戰,美團殺出個黎明,成為最終的勝利者。程維於是抱着滴滴的第一版去找意氣風發的王興拉投資,演示完產品,王興的評價是:垃圾!

對此,程維一定不意外。畢竟他一早就說了,「美團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強的。」對滴滴來說,美團只是在350個網約車對手的基數盤上又加了一個。在程維心中,自己已經無敵了。

或許正因為相似,才會有種針尖對麥芒的局面,比如:斌少投資了首汽約車,就是和維少的滴滴主業產生直接競爭的;斌少還投資了優信二手車,和維少投資的人人車也是直接競品;此前,斌少還是摩拜的董事長,而維少這邊則是入股ofo,因為戴威不受控制,還自己做了青桔單車。

王興,還是老熟人。據說李想還在之家的時候,在源碼資本創始合伙人曹毅的牽線下,他們本有一個汽車相關項目的合作機會,預備投一大筆錢,讓崑崙萬維的周亞輝來主導的。太忙,罷了。

雖然罵了垃圾,可是除了2015年滴滴曾戰略投資過餓了么或有嫌隙,興少和維少的關係還是不錯的。2016年,他倆和張一鳴TMD聚首在烏鎮閉門會議上談笑風生,還是互聯網圈的一樁美談。

當然,要說和維少真正劍拔弩張的,恐怕還得數興少。

這筆買賣在易車是虧的,股份讓出三分之一,股價掉了一半;但是後來都給兜回來了。也是在那一年,蔚來成立,創始股東里就有馬化騰、劉強東和高瓴資本的張磊(當時重倉京東),他們都各投了1500萬美元。

今日关键词:圆明园马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