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山带领团队再次向着火炸药领域又一项重大难题发起了冲击-蓟县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强身资讯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技术科研-王泽山带领团队再次向着火炸药领域又一项重大难题发起了冲击

谢娜兼任央视主持

王澤山  新華社發84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澤山,是我國的火炸藥專家,中國火炸藥學科帶頭人,被稱作「火藥王」。很難想象,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每年有一半時間守在條件艱苦的試驗場,每天工作時間在12個小時以上,用他的話說,「生活被科研幸福地包裹着」。

1935年,王澤山出生在吉林,幼年時鐫刻在他記憶里最深的就是「不做亡國奴」。當時,東北民眾被強迫接受「偽滿」教育,但他的父親冒着生命危險,經常悄悄地教育王澤山,「你是中國人,你的國家是中國」。目睹了日寇暴行,再加上父親的諄諄教誨,讓王澤山幼小的心裏埋下一顆報國的種子。「我深深感受到,沒有國防力量的國家是弱小的、沒有話語權的。」

「他好像永遠不知疲倦」,這是所有和王澤山接觸過的人對他的最深刻的印象。

這個將火炸藥研究融入一生的科研工作者,在其身後,滿是沉甸甸的榮譽。他是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的「三冠王」,曾獲1993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又先後於1996年、2016年在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上「梅開二度」。在很多人看來,王澤山完全可以功成身退,頤養天年。而他卻認為,在火炸藥領域,中國需要加深認識和亟待攻克的難題還很多,他要做的還很多。

「為個人的生活是渺小的。」時光回溯到1961年,王澤山在其入黨申請材料中這樣虔誠地寫到。以身許國、一輩子獻身於科研的王澤山,正以「永遠不知疲倦」的忘我姿態,繼續書寫着自己的大寫人生。

「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一輩子只想做好一件事」「面對新時代科技強國的召喚,我義不容辭」……這些都是王澤山時常掛在嘴邊的話語,他對事業的執着與熱忱,令許多人動容。他曾說,只要是在工作,即使只是簡單地吃盒飯喝白開水,也是一種幸福。

去年,王澤山又摘得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今年又被評為「最美奮鬥者」。有人勸他可以好好歇歇了,他笑着表示,自己早已是個科研重度「成癮者」,如果放下了科研,無異於是一種折磨。「趁着現在精力還算充沛,多為國家的火炸藥研究,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走下領獎台,王澤山又一頭扎進野外試驗基地。目前,瞄準無煙火藥新工藝的目標,王澤山帶領團隊再次向著火炸藥領域又一項重大難題發起了衝擊。

帶着這樣的信念,1954年,王澤山毅然報考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他是班上唯一自願學習火炸藥的學生。當別人問及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冷門專業,他很認真地回答:「這個專業是國家設的,國家的需要就應該有人去做。」

彼時已榮譽滿身的王澤山,始終未停止奮鬥的步伐,很快又向另一個國際難題發起挑戰。在退休之後的20年間,王澤山利用自己另闢蹊徑創立的裝葯新技術和相應的發射葯裝藥理論,研發出了具有普遍適用性的遠射程與模塊裝葯技術。該項技術也獲得了2015年國防技術發明獎特等獎和2016年度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研究,各種辛苦不言而喻。他的夫人清楚地記得,很多時候家裡一天只開兩頓飯,因為王澤山經常晚上搞研究到次日凌晨兩三點,一天只睡五六個小時。

翻開王澤山的履歷,其實這種透着家國情懷的使命與擔當精神,從他的幼年時期,就已埋下了種子,並貫穿着他的一生。

原標題: 王澤山:有一種使命在催人奮進

這個帶着熱血的選擇,拉開王澤山與火炸藥相伴一「甲子」的序幕。他堅信:專業無所謂冷熱,只要祖國需要,任何專業都可以光芒四射。時光不負情深,在這個冷門的領域,王澤山迎來了自己科學研究的「大爆發」。

20世紀60年代,他將計算機技術、諾模圖設計原理引入中國火藥學體系,隨後又提出「火炮內彈道壓力平台」的概念和「彈道性能與裝葯潛能」的理論。80年代,他率先攻克了廢棄火炸藥再利用的多項關鍵技術難關,90年代,他又成功利用燃料的補償效應發明出低溫感含能材料,這兩項創新發明,分別獲得1993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和1996年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值得一提的是,治學60餘年,王澤山團隊還走出了超過90名博士研究生,不少人活躍在院校、企業和研究所兵器研究前沿,成為新一代國防科技領軍人才。

今日关键词:哈啰单车系统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