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中国电影新时代-怀旧游戏-中国交通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强身资讯首页>>娱乐新闻>>正文

表现优秀-筑梦中国电影新时代

黄海波近照曝光

「文革」結束后,電影需要儘快恢復生產,以滿足人民群眾迫切的文化需求。第三、第四代導演全情投入創作,他們不滿足於傳統的表現手法,而以「電影語言的現代化」為課題,在實踐中大量運用長鏡頭、開放式結構、意識流等。詩電影、散文電影等新樣式冒頭,像《小花》《巴山夜雨》《城南舊事》等優秀作品聚焦人的命運,充滿人情味,在影壇掀起一股清新之風。

表現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影片同樣引人矚目,出現了《護士日記》《花好月圓》《我們村裡的年輕人》《風從東方來》《李雙雙》《錦上添花》《北國江南》《年青的一代》等優秀作品。最顯眼的變化是,那個時期電影的風貌跟舊中國電影那種調子灰暗,氣氛壓抑的「小悲歡」完全不一樣,主人公意氣風發,熱情擁抱新生活,爭做時代新人,生活氣息濃郁。電影人在用心用情用功歌唱人民,用清水洗滌污泥,在幽微處尋找真善美。

前進的道路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面對困難與挑戰,電影人解放思想,勇於創新,主動吸收世界文化的精華,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電影發展之路。

新中國成立70年,也是民族電影發展振興的70年。在基礎極其薄弱的情況下,中國建立起完備的電影工業體系,拍出一批可以載入文化史冊的經典之作,創造眾多新的電影樣式,深受億萬觀眾喜愛,民族電影因紮根民族土壤、弘揚民族精神、表現民族風格而成為世界電影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新中國成立后,電影藝術家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書寫時代華章的工作中,立志創造「新的人物,新的世界」。要完成這項使命,依靠原有小作坊式的製片力量顯然不可能。1949年以前的電影公司多集中在上海,私營製片公司規模偏小,創作力量分散,多為迎合小市民趣味。因此,無論從治理結構,還是創作導向,決策者都需要具有大破大立的勇氣和智慧,建立一套嶄新完整的生產體系。其首要任務來自製度保障層面——成立公有制性質的國有電影企業。

2003年開始,中國電影全面進入產業化時期,《電影製片、發行、放映經營資格准入暫行規定》等政策舉措出台,鼓勵和支持非公資本進入電影產業,允許民營公司獨立出品、獨立發行電影,允許民營企業建電影院等。光從製片業看,原來每年拍攝幾十部電影,到2018年生產故事片902部,有上千個投資主體介入影片拍攝中。這使觀眾有了更多的選擇,也充分說明了投資人對行業的信心,以及電影業發展的巨大潛力。

新中國成立后呈現新人物、新面貌

新中國電影:砥礪前行七十年

電影題材和樣式大大擴展,革命歷史題材、反特驚險片、農村生活片讓人耳目一新;工農兵形象閃耀銀幕,成為了中國電影人物畫廊當中的鮮活代表;現實主義品格高揚,塑造典型人物典型環境。

此時世界電影工業發展已進入數字時代,大明星、大投入、大製作的「高概念電影」興起。面對這一形式,決策者選擇在保護民族電影的前提下,有限度地引進海外大片,讓民族電影在經受風雨洗禮中成長。1994年,國家廣播電影電視部、電影局正式提出:中影公司每年以分賬方式進口發行十部「基本反映世界優秀文化成果和當代電影藝術、技術成就的影片」。引進大片把觀眾吸引回了電影院,直接帶動了兩個領域的變革:基礎建設和類型片創作。為了適應大片的放映條件,就要新建影院,開發商看中了商機,政府也對新建影院進行補貼,現代化影院如雨後春筍般湧現。2018年底,我國銀幕數達60079塊,穩居世界第一。這項基礎設施建設的成就,成為電影市場繁榮和可持續發展的保障。而從長遠的文化戰略考慮,中國必須要拍攝具有民族特色的類型片。因為類型片是具有一定程式、已在市場上被證明受觀眾喜歡的片種,使主流價值觀可以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導入。從《英雄》《戰狼2》,到《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好萊塢大片的激烈市場競爭刺激下,中國式大片奮發圖強,工業化水準和藝術質量實現快速提升,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和主流價值理念得以有效傳播。

新的電影生產體系很快發揮了巨大作用。在1959年的國慶影片展映中,24天內就有觀眾1億2000萬人次,平均每天有500萬人次的觀眾。無論是表現苦難輝煌的革命歷史題材,還是反映火熱的現實生活,都湧現了一大批優秀的作品。特別是表現五四運動以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走向新中國曆程的革命歷史題材影片,像《鋼鐵戰士》《白毛女》《南征北戰》《渡江偵察記》《董存瑞》《永不消逝的電波》《青春之歌》《風暴》《戰火中的青春》《紅旗譜》《紅色娘子軍》《紅日》《英雄兒女》《大浪淘沙》等,這些作品彰顯出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

在代際更迭中第五代脫穎而出

2018年,全國電影票房收入609.76億元,已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除了直觀的指標、數據的提升,電影人對電影功能的認識更加全面,電影工業逐步壯大,電影市場的培育成效顯著,年輕電影人才快速成長。更重要的是,《焦裕祿》《蔣築英》《孔繁森》《離開雷鋒的日子》《橫空出世》《張思德》《楊善洲》《戰狼》系列電影、《紅海行動》《智取威虎山》等主流電影帶動高水準大片崛起。特別是今年以來,賀歲檔《流浪地球》為我國科幻電影帶來揚帆遠航的希望,暑期檔《哪吒之魔童降世》躍居中國影史票房亞軍,為整個中國電影產業注入強心劑。同時,也有《古田軍號》《烈火英雄》等主旋律電影深入人心……中國影人要攜手比肩,堅定電影共同體意識,創作出更多高品質的電影,築夢中國電影新時代。

電影業另一個突破是對社會意義和娛樂價值的認識。電影是一種大眾娛樂形式。自20世紀50年代評論家鍾惦棐提出「票房價值論」后,電影的社會功能、傳播價值逐漸被開掘。伴隨着市場經濟的大潮,電影人開始探索如何提升電影的娛樂性。《少林寺》《瘋狂的代價》等片出現,使電影樣式更加多樣,為今後國產大片的出現打下基礎,也為創作出更多思想性、藝術性有機統一的作品探索了路徑。

產業化升級推動民族電影持續發力

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開始,受電視、錄像帶的衝擊,加上設施陳舊老化,大批電影院改造成其他營業場所,電影市場日漸蕭條。這時傳統體制機制的弊端暴露了出來,所有制性質的單一性使行業缺乏競爭,從業者的積極性明顯衰退。面對多重挑戰,相關政府部門順應變革大潮,出台多項政策。

從業者對電影功能的認識也前進了一大步。他們意識到,電影承載社會記憶的文化價值同樣值得挖掘。當時的反思文學、尋根文學盛行,催化了對電影文化功能的開發,電影對社會的思考力度和深度明顯增強。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第五代導演橫空出世,《黃土地》《紅高粱》《霸王別姬》等以深入的傳統文化反思和石破天驚的電影語言表達屢獲世界級大獎,為中國電影注入了東方韻味和文化積淀,贏得了國際聲譽。代際更迭的現象在第五代導演中表現得尤為突出,新生代導演在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嶄露頭角,創作出更多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作品,讓中國電影在世界舞台熠熠奪目。

今日关键词:俄病毒研究所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