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柳传志带领联想走“贸工技”道路的这一年-汽车资讯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强身资讯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企业芯片-在柳传志带领联想走“贸工技”道路的这一年

林允儿用中文点菜

嘉楠董事長兼CEO張楠賡 圖源網絡

冒險與狼性貫穿了華為整個發跡史。在1992年華為的一次危機中,任正非站在辦公室的窗邊,對着管理層一字一頓地說,「這次研發如果失敗了,我就從樓上跳下去,你們另謀出路」。在進入美國市場時,華為頻頻遭遇勁敵,經過與思科專利戰後,華為在2004年便開始了「備胎計劃」。

轉折點發生在1994年。外資PC大舉進入中國,聯想漢卡銷售遭遇困境。倪光南堅持加大對「中國芯」的技術投入,而柳傳志則堅持先生存再發展的路線。「柳倪之爭」爆發,這場爭奪以解聘倪光南告一段落。

新浪潮下,誰佔據制高點,誰就是最後的贏家。

幸運的是,新一波浪潮正在湧來。5G商用化提上日程,深度學習算法規模化落地應用,邊緣計算和物聯網將完成機器的廣義連接,而不僅僅是PC和手機。同時,作為一種新的網絡結構,區塊鏈有潛質塑造新的信用機制和服務模式。這些框架性的技術正構建起一個嶄新的商業圖景。

市場經濟的大門剛打開一條縫隙,相關的法律和商業規則還很滯后。一群常年在象牙塔里做研究的中年人,「下海」后首先面臨的就是生存問題。雖然拿到了所里資助的20萬啟動資金,但他們很快就領略了商業世界的殘酷。被騙光了14萬之後,柳傳志一度帶着同事在中科院計算所的門口擺地攤。

2016年,張楠賡和研發人員為了提高芯片的性能功耗比,嘗試了各種傳統方法,但都無解。張楠賡回憶:可以說是走到一個拐點——工廠提供一套庫讓我們做芯片設計,庫的電壓是固定的,為了實現更低的功耗我們需要更低的電壓,但是庫里已經無法提供了怎麼辦?於是團隊只能被逼着自行完成所有流程。

互聯網點亮新千年的前夜,此後的日子里將沒有一台電腦是孤島。開機桌面的瀏覽器打開了通向整個世界的大門。懵懂的60、70后們或許尚未意識到,他們中的佼佼者將在這片藍海市場中展開日後長達近20年的激烈角逐。

畢竟,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BAT自然不想放過任何機會,以云為基座,AI為槍彈大肆進軍產業互聯網。而在底層技術領域,一批向深海進發的80后企業家已經崛起。算法方面,AI「四小龍」中,曠視印奇、雲從周曦和依圖朱瓏佔據四分之三。

而在此後的歲月中,又湧現出無數的泛80后豪傑俊才:殺出千團大戰的王興,吞併Uber的程維,掀起「老鐵」風潮的宿華,起於下沉市場的黃崢,讓單車重新流行的胡瑋煒等,當然,還有宣稱算法沒有價值觀的張一鳴。

去年11月,一家名為嘉楠的企業成功上市。這家公司以「區塊鏈第一股」和全球第二大礦機廠商聞名於世,但鮮為人知的是,嘉楠也是中國首批基於RISC-V架構進行AI芯片自主研發的公司之一。

BAT三國戰火從PC時代蔓延至移動互聯時代。大致形成了人們關於互聯網的概觀:百度連接人與信息,阿里連接人與商品,騰訊連接人與人。

從「92派」開始,一批從體制內「叛逃」的年輕人脫離組織庇佑,獨自面對日後的甘苦榮辱。市場經濟的汪洋中,有浪花也有暗礁。儘管人們用「下海」來形容這一冒險之舉,卻依然無法抵禦對財富與自由的追逐。

80后的精神世界不乏叛逆符號,但隨着年歲漸長,成為社會夾層的80后群體因為家庭或財富的負累而變得柔和。油膩大叔、中年危機的標籤俯拾皆是。一種流行的論調也蔓延至互聯網創業圈:打工創業只為最後被巨頭收購。

在深圳,馬化騰和團隊在寫出通訊軟件OICQ后,第一個目標就是3年內積累1萬用戶,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他和馬雲做起了類似的事情,從假扮女網友聊天開始,一步步打造出QQ、微信等國民級應用,崛起為社交帝國。

而倪光南正是第一個教會計算機說中國話的人,由其自主研發的「LX-80聯想式漢字圖形微機系統」恰逢80年代小型機風潮,柳倪二人一拍即合,適用於PC機的初代漢卡系統一經推出便獲得巨大市場成功,這也是公司日後更名為「聯想」的由來。

對創業初期的馬化騰來說,幾千元的服務器託管費都難以支付,OICQ險些售賣 圖源網絡

文/浩然編輯/大風柳傳志退休了。整個中國互聯網聯想到35年前,那個所有奇迹的種子尚未萌發,空氣中卻先流淌着變革氣息的時代。有人說柳傳志的退休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有人說這是新老更替的開始。

同年,馬雲創立了B2B電商公司阿里巴巴,喊出「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阿里將中國外貿商家聚集在網站上,將全球買家的流量導向這些平台上的商家,並通過提供競價排名服務收費獲取利潤。

創業初期馬雲在湖畔花園召開會議 圖源網絡

這一年,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的11位成員聚在一間僅有20平米的傳達室。這些人大多已過人生半程,即便最年輕的柳傳志都年屆不惑。他們做出了也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成立一家公司——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新技術發展公司。

無論是另立天下的余凱、戴文淵者,師出名門的陳氏兄弟還是獨闢蹊徑、守正出奇的張楠賡,在巨頭無所不包的生態策略下,這一代企業家在行為上承載了更多叛逆與求新的意味與期待。張楠賡說,如果一個行業已經有比較成熟的方案和企業,就不要再去跟隨,創業者就是要不斷折騰新鮮事,不斷拓展自身的邊界。

1984年中科院計算所南門的傳達室 圖源網絡

一端是數據中心,另一端是用戶設備。把雲的算力轉移到終端,安全地交付給用戶,需要一代人的努力。

在張楠賡眼裡,底層技術攻堅本身會對行業帶來正向推動,無論是IC電路的設計方法學的優化,還是倒逼下游供應商在工藝上的進步,催熟芯片先進製程,都隱喻着對技術變革解決社會需求的推動,這本身就是一件有價值的事情。

他們將肩負起掌握硬核技術,實現自主創新的歷史任務。

無論如何,「教父」的神話在他們轉身的瞬間便定格為共和國商業史的標本。但正如劉慈欣所言,給歲月以文明,而非給文明以歲月。他們的精神仍將延續,滲透,並在一代新人的作為中得以新的詮釋和回應。

第一代:下海——家國情懷下的路線抉擇

信息科技領域,第一代企業家執于製造與硬件技術的突破,痴于產業報國與實體經濟的理想。他們在PC、基礎通信技術普及所作的努力為年輕人們鋪就了一條硬件之路。後者則在行為上偏離了傳統的宏大敘事,轉而強調個人價值及其規模化抵達人群的「連接」精神。

底層計算架構方面,有從巨頭走出的工程師,出身中科院的青年才俊,也有一貫低調,卻在一些垂直技術領域攀上高峰的技術天才。

2013年,做出世界首台ASIC區塊鏈計算設備的張楠賡開始創業,其團隊專註ASIC設計,芯片製程一度走到16nm,擠進國內前十。張楠賡及其團隊開始思考下一步怎麼走,包括手機SoC、醫療機構硬件加速方案等等。最終他們選擇把ASIC技術用在AI芯片的開發。

第三代:深海——啃「硬」骨頭,做行業基石與時代頂峰

五年後,聯想超越惠普成為全球第一大PC廠商,其成就足以配得上「產業報國」。而曾經的首席工程師,倪光南則一直堅持國產芯片研發和Linux等開源軟件的推廣。

2004年,馬云為了解決支付麻煩的問題,推出了支付寶業務。隨後為了解決物流問題,菜鳥網絡應運而生,為了應對峰值資源需求,阿里又開始了雲計算的10年征程。

第二代:藍海——「連接」精神與平台價值觀挑戰

無論是先生存后發展的曲線救國,還是穿越生死線直奔目標,以柳任二人為代表的第一代企業領袖大都心懷報國志向,在最艱險的營商環境中學會忍耐與妥協,並敢於為企業的發展賭上個人前程。

柳倪之爭后,聯想與戴爾、康柏和IBM等交戰。這期間柳傳志決心殊死一戰以捍衛國有品牌,進行了企業內部的大力改革,1997年聯想電腦市場佔有率升至第一位。此後的聯想更是鯨吞了IBM個人PC業務,一舉成為民族品牌勝出的標誌。

從摸着石頭過河到新商業基礎設施建設,前兩代人的努力已將下一代企業家托舉到新的高度。站在經濟轉型十字路口,日益壯大的80后企業家群體,正成為中國科技產業由大做強的奠基石。通往時代巔峰的道路漫長,但中國企業家精神的代際接力還將繼續。

陳雲霽和陳天石 圖源網絡中科院計算所,正是當年柳傳志的發軔之地。而對於從聯想出走的倪光南來說,計算所後繼有人,可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AI時代不能再缺芯少魂。」直至今日,80歲的倪光南依然不止一次地出現在各大峰會現場,為開源軟件和中國芯東奔西走。

對未來計算體繫結構的發展趨勢,他娓娓道來,「RISC-V將和x86、ARM三分天下」。

對第一代企業家而言,他們或許是中國商業史上最為撕裂的一代:在報國理想與掙扎求存中取得平衡。正如柳傳志日後所言,現在的企業比的是誰跑得快,那時的企業比的是誰能活下來。

1999年初,張朝陽在深圳做了一次演講,會場座無虛席,700人的聽眾里就有馬化騰。因為張朝陽在中國創辦搜狐,31歲的硅谷工程師李彥宏藉此說服投資人投資,繼而在年底回國創業。

就在巨頭之子們向各自道路進發時,一對兄弟從李國傑院士和鄧中翰院士手中接過2017年度科技創新人物獎盃。他們就是創辦「寒武紀」的江西雙子星——陳雲霽和陳天石。陳雲霽24歲取得中科院計算所博士學位,33歲榮獲中國青年科技獎和中科院青年科學家獎。小兩歲的弟弟陳天石,幾乎是沿着哥哥的腳步從中科大少年班追到了中科院計算所。

從以柳傳志、任正非為代表的第一代企業家產業報國的理想,到第二代馬雲、馬化騰們對平台價值最大化背後的「連接」思維與底色,再到如今王興、張一鳴之流對巨頭的反叛與獨立,以及張楠賡、陳天石、戴文淵等硬核技術新秀並起,站在2020這新十年的路口,沒有徘徊與踟躕,80后中的佼佼者們正經歷一場從創業者到企業家的身份蛻變。

2003年,電商「冰河時期」隨着亞馬遜、ebay等外資巨頭的進入開始解凍。嗅覺靈敏的馬雲創辦淘寶網,開啟與ebay的電商大戰。最初淘寶設立時,為了解決沒有人賣貨的困境,馬雲和其他創始人各自拿出十件東西在網上進行交易。

2015年,百度相繼走出兩位技術大牛,一位是百度深度學習實驗室主任余凱,由他創辦的「地平線」致力於做機械人時代的Intel。另一位則是百度最高獎獲得者戴文淵,不過他的目標是做一家甲骨文(Oracle)一樣的公司。甲骨文的核心壁壘是數據庫,而對「第四範式」來說,其核心是AI企業級通用平台及其背後的AI技術積累。

例如在隱私問題上,他認為保護用戶隱私最好在設備上就完成數據的處理與分析,如果沒有需求就不把視頻數據傳到雲端,這是端側保護隱私的手段。

近來引發軒然大波的中興事件、華為斷供事件,IEEE發佈「禁令證」等一系列事件都指向了一個正在發生的事實,中國科技產業無時無刻不暴露在「卡脖子」的風險之中。

如果說柳傳志選擇的「貿工技」是當時多數企業家韜光養晦的無奈之舉,那麼任正非的「技工貿」路線則顯得激進。在柳傳志帶領聯想走「貿工技」道路的這一年,華為成立中央研究部,在營業額首破1億后就立刻投入交換機ASIC芯片的自主研發,僅僅是芯片設計最後的「流片」環節就花費了華為彼時幾乎全部的外匯儲備。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鋅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可以看到,「連接」是這一代所有互聯網企業家致力於做的事情,從千萬中小商家到校園裡青澀的少年少女,其連接對象囊括了社會各個層級。與連接對應的,是增長與規模效應。平台的連接與增長,不僅是馬雲、馬化騰們開疆拓土的現實根本,也是這一代企業家所共有的思維模型與精神底色。

一年後,這家公司走進了一位工程師。他是倪光南,中科院計算所第六研究室的副研究員。彼時,不能顯示和處理漢字,是計算機在中國普及商用的關隘。

不過,從創業到守業,這一代企業家面臨越來越多的價值觀挑戰——魏則西事件把百度釘在恥辱柱上,馬老師996的言論引起嘩然,歷經3Q大戰的騰訊左手社交,右手遊戲,縱使更新了「科技向善」的願景,卻仍未擺脫「投行化」與「沒有夢想」的詰問。

從創業者到企業家,中間是需要的不僅是願景,還有向底層進發的勇氣,這是對第三代企業家的集體考驗。

而關於「技工貿」和「貿工技」的路線抉擇則要等到20年後才復現熱論。

柳傳志的企業家之路則要往前回溯8年之久。1984年,雖然距離正式提出改革開放已有6年,但中國人仍然要靠糧票、布票來換生活。

進入新千年,國內B2C電商平台一度達到700家,但隨着美國互聯網泡沫破滅,國內資本紛紛外逃,互聯網似乎淪為一個噱頭和資金黑洞。但也是在這一年,發明了超鏈分析技術的李彥宏回國創立了中國互聯網第一個搜索引擎。憑藉競價排名的商業模式力壓門戶,百度成為PC時代中國互聯網信息入口的絕對霸主。

20多年後,關於「貿工技」和「技工貿」的討論死灰復燃,似乎也昭示中國科技產業走向深水區,掌握底層核心技術成了比用戶增長和規模效應更緊迫的事情。

圖左:柳傳志 圖右:倪光南 圖源網絡

去年9月的一場媒體見面會上,一張「爛飛機」的照片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任正非以這架彈痕累累的伊爾-2隱喻自身所面臨的處境——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及其70家附屬公司列入管制「實體名單」,禁止美企向華為出售相關技術和產品。

伊爾-2:1938年面對西方國家的技術封鎖,由飛機設計師伊留申率領團隊研製的對地強擊機 圖源網絡

第一批登上中國互聯網歷史舞台的是「四大門戶」,它們讓年輕人初嘗「信息自由」的喜悅與興奮,而隨後勃興的電商、社交,以及後來的共享經濟尚處萌芽狀態。

也是在這一年,柳傳志在採訪中表示,聯想「貿工技」積累已足夠,將嘗試技術突破。隨後聯想以17.5億元的天價收購了IBM個人PC業務。十年後的一次採訪中,柳用了四個字來形容當年的收購——「九死一生」。

彼時,AlphaGo宣告AI元年到來。陳氏兄弟對外表示「我們想把AlphaGo裝進手機」。張楠賡則把目光放在了「超級算力解決方案」。他認為,一項技術的價值在於兩方面,一方面是提升社會運行效率,這是作為工具性的一面;二是改善人類生活,這是更富溫度和用戶關懷的一面。

這些企業家中,一部分或成為巨頭之爭的代理人,或成為巨頭的反叛者。可惜的是,這些企業的行為目前更多還停留在既成賽道的追趕之中。

以ASIC技術為支點撬動超級算力服務的藍海,這個選擇對張楠賡而言,不是因為它簡單,而恰恰在於它困難。

事實上,這並不是任正非第一次遭遇生死劫。2003年1月,思科在春節前夕對華為提起專利訴訟,訴訟內容長達77頁。華為郭平一行穿越大洋,在彼岸萬家燈火燃起之時,華為前線的員工們正在賓館里通宵達旦準備迎戰。

軟件領域,無論Android還是Linux,其開源生態均使用者眾。而在硬件方面,主宰桌面系統的x86無縫可入。ARM雖對外授權,但高昂費用讓很多企業苦不堪言。到了萬物智聯時代,尚未有統一的計算架構出現,RISC-V創開源硬件先河,也給了中國80后企業家研發自主IP后發制人的機遇。

對於當前的中國科技產業來說,當人口紅利探底,接下來靠的就是工程師紅利。張楠賡認為中國一定是芯片設計、製造、使用的中心。AI和5G給了芯片行業新的機遇,這也是這個時代企業家的機會,可以走一條新路。

今日关键词:湖北累计确诊1423例